您的位置:首页> 建站知识 > 包装设计
·[有用的操作手法:强制性功能]·
标签:包装设计
发表日期:2019-05-15 13:34:31     文章编辑:admin     浏览次数:3

“强制性功能”是种约束,旨在防止不想要发生的操作。强制性功能使任务简化,因为不需要去理解:功能限制了预期的行为。只是当有人要做一些被禁止的操作时,才必须被迫去产生理解。

请回想一下图8.1(b)中阻挡楼梯入口的那扇栅栏门。为什么这里要被挡住?在许多地方,法律是禁止高层建筑里的楼梯在到达地面后继续向下延伸进入地下室的,原因是在发生火灾时,通过楼梯逃生的人在下到地面那一层后可能仍然会继续顺着楼梯进入地下室,他们会被困在那里。解决的方案是使用一个强制性功能,防止在紧急情况下发生经过地面楼层后盲目冲到地下室的行为,但同时允许需要到地下室去的人可以进入那里。这个功能是通过挡住从地面层继续向下的楼梯来实现的,用一扇普通的门或栅栏门,就像图8.1(b)一样,或者是向下走的楼梯在到达地面层后就结束:通往地下室的楼梯位于其他地方。

有时我们可以通过使可能的操作变得不可见来控制行为,即删除所有的语义符号。在迪斯尼乐园里穿行时,我很惊讶我的东道主——一个迪斯尼总裁进入了一个毫无特征的小巷,转了几个弯后,把我带到了后台区域。那里没有门、入口或是看守,唯一阻止游客进入这里的因素就是完全看不到路径。

有时可以通过使某种行为看起来似乎不可能、很危险或至少是很困难来加以控制。其中一种方法是通过故意使用误导性的语义符号,即“否定性语义符号”来达到目的。类似的例子是把破碎的瓶子或其他锋利的物品嵌入篱笆或墙的顶上,来防止有人翻爬过来。带刺的铁丝网也是否定性语义符号。有些公园使用垂直的管子来阻住道路,预示着汽车不能继续前进。但公园里的工作人员知道那些“管子”实际上是柔性橡胶管,所以车辆其实可以忽略这些表面上的否定性语义符号而从上面直接开过去。强制性功能在许多复杂的系统中发挥作用,阻止了一些在未达到所有必需的先决条件或一些安全预防措施未被启用前的操作。在汽车领域,在未松开手刹前是无法发动汽车的,这是个毫无疑问的安全功能。在其他一些案例中,一组关键的控件在所有预先设置的连锁装置被解除前是不能够使用的。连锁装置是个强制性功能,用来保护一项操作。有了它,家里的微波炉在门被打开时就会自动关机以防止意外的辐射。强制性功能对安全性是有价值的辅助物。

鼓励和系统默认

强制性功能是很有价值的,但它们往往有太强的目的性。并非一切都需要被强制执行,有时,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善意的鼓励。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和卡斯·桑斯坦(Cass Sunstein),一位经济学家和一名律师,各自都提出一种对操作有益的理念,他们称之为“促动”。塞勒和桑斯坦对那种人们没有按照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行动的情况进行观察,试图了解为什么会这样。这种情况也适用于很多本书的读者:你是否保持正常的饮食、定期运动、存适量的钱留做退休用,并避免过度透支信用卡?大多数人都认同这些行为会对自己有利,但我们中的大多数都不能做到所有这些事。为什么?这就是塞勒和桑斯坦的书《促动》(Nudge )中所谈到的。

塞勒和桑斯坦指出,设计师拥有许多微妙的工具,可以用于控制行为。一个用于促动的巧妙办法是通过根据一个列表合理地放置物品,或者甚至像是在自助餐厅中的食物摆放那样,把健康的食物放在取餐区的起点处和容易拿取的地方,不利于健康的甜点和诱人的食物放在取餐区的最后,位于其他食物的后面,这样就不会太容易被取到。当人们从一系列项目中作选择时,头几项是最容易被选中的。在选举期间,在选票上的第一个名字就有这个优势,因此选举官员经常竭尽全力地让选票上的名字呈不规则状排列,来使这种优势的影响尽量小。在投票机的电子显示屏上,每个选民都会看到不同的名字排序,这样可以将使排列顺序对选举结果的微妙影响降至最低。

“系统默认”一词的意思是指除非有人作出选择,否则操作就自动发生的行为。系统默认是对接受默认操作的微妙性的鼓励,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它们是如此的自动化和不可见。从一张薪水支票上扣缴所得税是系统默认完成的。当一个人首次受雇去做一份工作时,各种活动都会根据系统默认条件自动进行。

在美国,许多公司都允许员工去选择投资部分的薪水在退休时使用的方法。员工们可以选择把一笔数额相当大的薪金,在不扣除税款的状态下放入投资账户,这是他们常常作的一个选择,直到退休之前。有时雇主会提供一些对等资金,添加到正在投资的总金额里,这被认为是一件对所有参与者都有利的好事。

尽管这个系统有明显的优点,但令人惊讶的是很少有员工会利用它。为什么?因为它迫使我们必须花费精力去想清楚各种选项并作出决定。一般情况下,这个选项仅有一次会被明显地提供出来,就是当初次就业的员工需要面对着很多其他各种选择的时候,而系统默认值是不愿意拿钱去投资的。

塞勒和桑斯坦认为系统默认是用于操纵行为的最强大的工具。在退休金储蓄的案例中,假设系统默认值是每个月工资的一部分会被自动存入一个投资账户中,这两种方法提供的投资机会在逻辑上是平等的,在第一种情况里,如果员工什么都没做,就不会发生任何投资;另一种情况里,如果雇员什么都没做,就会自动作出投资。这些备选方案被称为“选择加入”和“选择退出”。相比之下,有更多的人会倾向于“选择退出”,这并不奇怪。美国国会已经授权一项自愿捐赠养老金的“选择退出”计划,除非你做点什么来阻止它,否则就会一直作为自愿性捐赠。

对系统默认的使用能有效地简化我们与所生活的复杂世界之间的互动。系统默认是无法避免的,因为任何时候必须要作出一个选择时,那些特定的选项就显示出了一些默认的操作,即使拒绝作出选择这一行为本身也是一种选择。尽管从逻辑上看起来,“选择加入”和“选择退出”两者之间应该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但逻辑和行为是完全不同的事情。系统默认是强大的设计工具,但它们必须被小心地使用,不论是设计师还是面对它们的人们。遵循系统默认就是认可由其他人替你作决定,这的确会简化作决定的行为,但前提是只有在你认可那个选择的情况下才会令人满意。

学习的辅助工具

解释产品运作方式的传统媒介是一本使用手册。但大多数使用手册的价值都很小:人们甚至从不看它们。我们不读手册的原因之一是缺乏积极性,谁想去看一本枯燥、乏味的手册?为什么不马上就开始?当人们第一次使用新产品或服务时,他们有一些要完成的目标,人们想要达到这一目标,而阅读手册似乎是另一件事。

大多数人都想“即时性”地去学习。在人们有学习需要时,他们学得最好。虽然在逻辑上看来,用法指导应该是要做的第一件事,排在产生需求之前(理论上这样做是为了让你知道该做什么),但在没有需求之前人们对学习几乎没什么兴趣。

许多手册试图列出的一款产品的所有功能,有时是按字母顺序,来描述每个控制器或功能都是做什么的。这同时违反了积极性和即时性学习的原则。最好的说明是在使用环境中通过显示如何完成特定的任务来解释使用方法。使用说明应该着重体现使用者需要完成的任务。的确,需要有一个对功能的详尽描述,但最好把它放到附录里,这样就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去查阅:但它绝不应该成为主要的学习工具。

人们通过做来学。告诉人们该怎样做不如在他们正在做的时候辅导他们更有效。当然,这对大多数的产品或服务来说不太实用,但一个更好的替代方式是用简短的视频演示(重点是“简短”)。视频可以通过形象的动作在使用环境中展示操作过程,比抽象的描述更易于理解。它们应该做到尽量简明扼要,一个10~30秒的视频足以示范很多操作。但视频应该是个对任务的真正示范,而不是某个人在推销产品,或是一个功能一个功能地展示该产品能做的所有事情:这样的视频只会适得其反。

用户手册应该保留为快速、高效的教学材料:简短的示范、教程,最后,针对于那些需要更高级知识的人,一个对所有功能和选项的完整说明,同时使用尽可能多的插图。如果公司有必要在产品中包括法律注意事项和其他的材料,那么这些内容应该放在别的地方,不要让这些内容打扰了对产品愉快的使用体验。用户手册通常被视为昂贵的附加品,而不是产品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它被放到了最后,草率地做完,为了省钱可能还会用电子的方式提供,即使这样做会造成访问和使用的困难。编写这些手册的人非常理解这些问题,但他们是无力改变这一局面的。

比用户手册更好的办法是做出一个根本不需要手册的系统。帮助设计一个根本不需要手册的产品的最合适人选,就是今天编写手册的那些技术专家,他们知道人们面临的困难,了解解说产品的难处,如果产品不是不言自明的,他们可以帮助设计出更容易说明白的产品。

公司应认识到最优秀的产品就是一个拥有最佳体验的产品。为什么要让一份强调可能的危险和法律注意事项的用户手册来毁掉一个出色的体验?为什么要用枯燥、乏味的功能列表来毁掉产品体验,而不去说明如何实现产品承诺的一切美好的事物?要让用户手册成为简洁的、富含生产力和产品体验的主要部分。

我们其他人的规则:积极应对复杂性

正如设计师必须完成他们的工作,使产品和服务变成可以理解的,我们也必须尽我们的职责,花点时间来了解和掌握它们。无论一些事情被怎样恰当地设计,无论是多么好的概念模型、反馈、结构和模块化,复杂的活动仍然必须掌握,有时需要几个小时、几天甚至几个月的研究和实践,这就是在我们这个复杂世界中的规律。

当设计师已履行了他们那方面的职责后,就轮到我们这些需要使用系统的人了。我们处理复杂问题的方法首先是一种接受:我们需要时间和精力来接受复杂的事情,这样其实就完成一半了。但如果想要些规则,那可以把它们归结为一组简单的建议。

接受

我们要让自己放松,认识到生命本身就是复杂的。换句话说,每个人都必须学会理解和使用复杂的系统,你也可以学会。是的,这需要花些时间;但所有你知道的其他技能都需要花时间去学习。复杂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了,心态则至关重要:学会接受复杂,但也要学会征服它。一旦复杂的事情得到适当的处理,一旦它们被分成较小的较容易掌握的部分,一旦它得到了理解,一旦隐藏在系统中的线索被找到并被使用,复杂的事情就会变得简单。征服复杂性的第一步就是先接受它。

分而治之

将任务划分成较小的、容易理解的模块,一次只学习一个模块,之后,当每个模块被学完后,就会产生一种成就感,有助于激励学习下一个模块的积极性。即时性学习

不要试图一次性学习所有的东西:只学习你感兴趣的任务所需的那部分,然后慢慢地添加其他任务,慢慢地去学会高级的功能。在有需要的时候去学习。

理解,而不是死记硬背

尝试发展出一个技术方面的概念模型:它到底在做什么?它是怎么运作的?如果你可以了解到这一点,那么很多操作看起来都能被领悟,当这种情况出现时,它们就变成可以学习的。不幸的是,许多技术似乎都尽其所能来使这种理解很难达到,尽量避开这些技术。

观察其他人

观察别人如何使用技术:看看他们做什么和怎么做。要毫不犹豫地去寻求帮助,更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他们要那样做。“我看到你是这样做的,”你可以向别人询问,“你到底是在做什么?”这是一个甚至连专家都没有意识到的学习的小秘密。这就是孩子在学习做事时的基本操作方法:观察他们的父母并模仿他们的行为。这是个自然的、有效的学习方法。有意识地去这样做,告诉人们你在做什么:“我正好在学习怎么用这个,可不可以在这儿看一会儿你怎么做的?”表明你的意图,就可以避免一些潜在的尴尬,比如当他们不明白你为什么在看着他们时,或是担心你可能会看到一些机密信息的时候。这样做还会激发他们作出解释和热心的帮助。

使用生活中的知识:语义符号、功能可见性和强制性约束

正如当你穿越密林或白雪覆盖的城市时你会遵循别人留下的踪迹一样,要寻找他人使用技术的踪迹,做他们做过的事:这是一种入门的好方法。寻找语义符号,不论是像人类活动所留下的踪迹那样自然的实体符号,还是像能显示人类活动和存在与否的社会性符号,或是被设计师有意地放置在那里来作为辅助,但只有你注意到时才会发现的蓄意性语义符号。找出功能可见性:有创造性地找出不寻常的或新奇的做事方法,并利用强制性约束的帮助,来找出你能做和不能做的,该做或不应该做的事。

使用生活中的知识:制作符号、标签和标记

在这本书中,我们已经看到了外部的标记、符号、粉刷的线条,甚至是黏性纸质标记点和在任何需要的地方使用的标签的示例。采取主动:只要当你做某件事感到困难或混淆时,就花一点时间来仔细考虑哪些步骤是最令人困惑的,然后回到那些步骤为其添加注释,使用指甲油、便笺、油漆或记号笔,不要担心,尽管添加你所需要的。那些标记可以是雅观的和富有吸引力的,或是丑陋的和碍眼的:最要紧的是它们能否帮你完成你的活动。你做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定要做点什么。

使用生活中的知识:列表

列表是驯服技术的最有力的工具之一。它也是很少被好好地理解,最受到诋毁的工具之一。我们中的很多人都会列出备忘清单:我们要完成的事情,要在杂货店里购买的物品。列表对我们的记忆力来说是个很有价值的补充,它把要做的步骤或要完成的事情发布到生活中的实体提醒物中。

一个逐一列举的列表被称为“备忘录”。在购物备忘录中,物品可以按任意顺序购买,因为它们很少对安全有决定性影响,如果某个物品被忽略或某件东西被重复购买,所产生的错误并没有多严重。备忘录也经常应用于对安全有关键影响的领域,比如医药、工业或航空业,在那里项目通常是按照次序列出来,每个项目都必须完成并经过审核(通常由同事来做)后才可以继续进行下一项。备忘录对那些必须执行复杂程序,常常同时也在做其他事情而主要的事情会被频繁打断的人来说尤其重要。

尽管它们的重要性和价值都得到了证实,但列表却没有被普遍地应用。为什么?部分原因是,很多人觉得使用列表是对他们能力的质疑。这是个由专家来完成的对安全有决定性影响的特殊问题;毕竟,那些人在他们的工作领域都专家,他们为什么需要辅助提醒的工具呢?

人类记忆力是不可靠的,即使人们正在进行经过长期训练的任务,中断或预想不到的困难还是有可能打乱整个过程。经验表明,当处理完中断或困难的情况后,人们往往很难记起之前工作的准确情况,并恢复任务的执行。备忘录通过记录着已经完成和接下来要做事情的明确列表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在航空领域,安全的飞行需要检查一大批项目,飞行员和机械师多年来一直抵制使用备忘录,他们相信自己对业务非常熟悉,而使用备忘录是种侮辱,表明他们怀疑自己的能力。与此同时,许多意外事故被查出是由于意外的省略步骤或参数设置而造成的。经过了几十年的时间,备忘录才慢慢被引入到所有的商业飞行运作中,飞行员和地勤人员都在使用:备忘录被证实是非常宝贵的。

今天,使用备忘录已经是商业航空领域的惯例。飞行员们在一起查看备忘录,其中一个人大声朗读备忘录列表,其他人则检查状态或执行被读到的操作。意外事故率已经大幅减少。

但在其他学科中,备忘录仍然受到抵制,医学是其中一个例子。医生们为他们的技能和专业的知识而自豪,不屑于尝试标准化他们的工作,更不愿意使用备忘录。大量的医学研究表明医疗备忘录能够减少事故、受伤和死亡,甚至最畅销、最流行的书籍中也提到过这些观点。但备忘录在医学领域仍然受到抵制。“当然,其他那些医生需要备忘录,”我听到医生们说,“但不是我,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他们反对标准化,提醒我们,每个患者都是不同的,因此没有单一的标准化列表可以适用。与此同时,患者则深受其害。

备忘录也有其局限性。纸质的备忘录不太容易更改项目的顺序,有时情况不允许按顺序完成显示在备忘录中的某些步骤,但问题是,一旦某个项目被跳过去,系统如何能确保以后它会被记起来?电子备忘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把一系列跳过没做的项目保存起来,然后在列表结束时把它们显示出来。

第二个局限性是必须挑选要放在备忘录里的项目和程序。我听到过医生解释他们为什么不使用备忘录,是因为上面的项目是错的,或并不总是适当的,甚至是不可能的。这些批评可能是有效的,但批评应该直接针对如何决定内容的过程,而不是备忘录这个方法本身。应该仔细检查清单的关联性和准确性,应该始终不断地对其进行改进。备忘录跟任何其他产品一样,必须细心地,最好使用标准的人性化设计方法对其进行设计:观察研究、开发技术原型和不断地优化,吸取测试期间的反馈意见。所有这些都不应该降低备忘录和辅助提醒物的重要性。

列表已经被证实能够起作用,它们需要被细心地写下来,可以不断被研究、分析和改进,来制作列表并使用它们。它们不是软弱的标志,它们是实力的标志,功能强大的工具,以帮助我们把工作做得更好,拥有更多的信心和更少的错误。

复杂是可以被管理的,但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都必须做好自己该做的那部分工作。

关于我们
易神州网络领先的高端设计品牌,提供互联网基础服务与数字营销产品解决方案专家,12年丰富的品牌策划、品牌营销、品牌公关经验。我们擅长于系统化解决企业品牌在互联网上的统一性传播,以及企业品牌在互联网产品上的应用。我们可以协助您通过在线品牌的塑造,建立长久的企业价值。
联系我们
010-51290809
周一至周六9:00-18:00
全方位的营销咨询   精准的解决方案
地址:北京朝阳区光华路4号东方梅地中心C座16层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