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建站知识 > 导示设计公司
人们在感知干扰的影响时具有不对称性
标签:导示设计公司
发表日期:2019-06-02 13:43:35     文章编辑:admin     浏览次数:2

我曾经在最让人惊讶的地方见识过电话铃声此起彼伏和人们如何接听电话的情景,例如在电影院和董事会议上。我曾经在梵蒂冈出席一场会议,作为科学代表向罗马教皇展示我们的研究成果。在那里,手机简直无处不在。每位红衣主教都戴着一串金项链,上面挂着一个金十字架;而每位主教也戴着金项链,上面挂着一个银十字架。但是,排在前面看起来像是真正负责人的那位引导员,他戴着的那串金项链上面居然挂着一部手机。教皇本应该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可是我在仪式中却不断听到手机铃声。“嘘!”他们都低声对着手机说,“我现在不能说话,我正在聆听教皇的演说。”

在另外一个场合,当时我是某个座谈会的成员,面对着众多听众,正当主持人向其中一名讨论小组成员提问时,他的电话响了。是的,当时他接听了电话,这影响到了讨论小组成员,也让听众感到惊讶。

为通讯科技欢呼!它让我们无论身处何地,无论正在做什么,都可以跟同事、朋友和家人保持联系。不过,作为维持联系或监督工作的工具,无论短信和语音留言、电话和电子邮件的功能多么强大,请注意,一个人的“保持联系”同时也是对另一个人的干扰。这种情感影响反映了一个矛盾:对保持联系的人来说是正面的影响,而对受到干扰的人来说却带来负面影响和烦恼。

人们在感知干扰的影响时具有不对称性。当我跟朋友共进午餐时,他们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来接听手机,我觉得这是一种分心和干扰的行为。从他们的角度看来,他们仍然跟我在一起,但是这些电话对他们的生活和情感来说都非常重要,因而根本不算是干扰。对接电话的人来说,时间过得很充实,而且传递了信息。而对我来说,这段时间是空虚的,午餐谈话被中断了,我不得不等到干扰结束。这样的干扰看起来要持续多长时间?对于被干扰的人而言,是很漫长的;但对于接电话的人而言,只是一会儿。感知决定一切,当一个人很忙碌时,时间就会过得飞快;而当一个人无事可做时,时间就会显得很漫长。因而,参与电话交谈的人在情感上会感到很满足,而别人则觉得被冷落和被疏离,感觉不舒服。

人类有意识的注意力是大脑反思层次的一部分,但它的能力有限。一方面,它限制了意识,使它只能集中于单项任务。另一方面,注意力随时都会被环境的变化打断。这种很自然的分心的结果就是注意力只能维持短暂的时间,因为新发生的事情会不断地吸引当事人的注意力。今天,人们普遍认为注意力维持的时间之所以短暂,是因为广告、视频游戏、音乐视频等。但是,实际上注意力容易分散是生理的必然现象,经过了数百万年的进化发展,成为防御意外危险的一种保护机制,而这就是本能层次的主要功能。这可能是为什么人们感知到危险并产生负面情绪和焦虑后,注意力的范围会变窄,并且变得高度集中。身处危险中时,注意力绝对不可以分散。但是,在感觉不到焦虑时,人们就很容易被干扰,不断地转移注意力。著名哲学家和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曾经说过,他的注意力大约能持续10秒 [1] ,而当时是19世纪晚期,那时还没有现代的干扰因素。我们会开拓自己所需的私人空间 [2] 。在家里时,我们会待在自己的书房或房间,必要时会锁上门。在办公室时,我们会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或者争取在小隔间或公共空间中保持私密性。在图书馆里,有保持安静的规定,或使用私人阅览室以享受少有的特权。在街道上,一群人聚集在一起交谈,如果只是暂时的,周围的人似乎都不会注意到他们。

然而,现代通讯的真正问题来自人们注意力的局限性。关于有意识的注意力的限制尤为严重。当你接听电话时,你是在进行一种很特殊的活动,因为你处在两个不同的空间里,一个是你实际身处的位置,另一个则是精神所处的空间,而这是你精神上的私密场所,在那里,你跟交谈的另一方进行互动。这样的心理分割式空间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形式,它使电话交谈不像其他多人活动那样,而是需要特别集中注意力。结果就导致你在某种程度上脱离了真实的物理空间,尽管你明明身处其中。像这样分割成多重空间,会对人类官能作用的发挥带来重要影响。

你会在开车的时候讲电话吗?如果会,那么你正以危险的方式分散你有意识的注意力,降低了你反应和预测的能力。没错,你的本能层次和行为层次仍然运作正常,但进行反应和预测的反思层次则不然。因此,你仍然可以驾车,但主要是通过自发性的潜意识本能和行为机制。在驾驶时受到干扰的是反思层次的监督,它们可以预测其他驾驶者的行动和任何特殊环境因素。因此,你看起来仍然可以正常驾驶,但这反而会蒙蔽了你的双眼,事实上你当时反应的灵活性和处理意外情况的能力会降低。因此,驾驶因为心理空间受到干扰而变得危险。其实,并不是因为需要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掌握方向盘而构成危险。我们有免提手机,它的喇叭和麦克风可以固定在车上,因此不需要用手拿着,但是也无法消除对心理空间的干扰。这是一个新的研究领域,但是早期研究显示,免提手机跟手提手机一样危险。驾驶者能力的下降是由交谈引起,而不是由电话工具引起。

驾车时跟乘客交谈也会出现类似的干扰,特别是由于我们的社交习惯让我们喜欢在交谈时看着对方。再次声明,这个安全性调查仍然处于初级阶段,但是我预计将会证实与身边的乘客聊天没有通过打电话与远处的人交谈那么危险,因为我们对乘客构建的心理空间包括了汽车和它的周围环境,而电话的另一方则远离这个驾车的行为。毕竟,虽然我们进化成能够在进行多种活动的同时与别人互动,但是这一进化过程不可能预见到这种远距离的互动。

我们不能在同一时间参与两场紧张的对话,至少不可能保持谈话的质量和速度。当然,我们可以真的“同时”参与多场即时通讯和文本消息的对话,但是给“同时”加上双引号表示我们并不是真的在同时做两件事情,而是交替进行。我们仅仅在阅读和构思新信息时才需要有意识的反思式注意力,一旦构思好了,自发性的行为机制会指导实际的输入,而反思层次就会转换到另一场对话中。

因为大部分活动都不需要持续不断的有意识的注意力,我们可以在进行日常活动时,不断地将注意力分散到多种事物上。分散注意力的好处在于,可以让我们与环境保持联系,也就是我们可以持续了解周围事物。在街上与朋友边走边聊时,我们仍然有充沛的精力做其他事情:留意到街口新开张的商店,看一眼报纸上的标题,甚至偷听路人的对话。只有当我们被迫进行机械活动时,才会觉得有困难,例如驾车这种有一定技术要求并且需要做出即时反应的活动。我们常常可以很轻松地完成这些任务,这使得我们误以为不需要集中注意力。在社交活动中,我们处理干扰和注意力分散的能力很重要。如果我们可以合理分配时间完成多项任务,那么就可以促进这些社交互动。我们既可以关注到身边的人,又可以与许多人保持联系。通常来说,不断转移注意力是一个优点,尤其是在社交互动中,但是在机械的世界中,它却很危险。

如果我们终其一生都在不断地与世界各地的朋友沟通,我们可以增加肤浅的交流,但却付出了无法建立深刻交情的代价。是的,我们可以跟许多人保持频繁的短暂交流,以维持朋友关系。然而,我们越是保持着短暂、简单的交流,并且允许自己打断进行中的交谈和互动,交流和友谊就会变得越肤浅。“持续地分散注意力 [3] ”是琳达·斯通(Linda Stone)对这一现象的描述,但是,无论我们如何指责这种行为,它已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普通现象。

关于我们
易神州网络领先的高端设计品牌,提供互联网基础服务与数字营销产品解决方案专家,12年丰富的品牌策划、品牌营销、品牌公关经验。我们擅长于系统化解决企业品牌在互联网上的统一性传播,以及企业品牌在互联网产品上的应用。我们可以协助您通过在线品牌的塑造,建立长久的企业价值。
联系我们
010-51290809
周一至周六9:00-18:00
全方位的营销咨询   精准的解决方案
地址:北京朝阳区光华路4号东方梅地中心C座16层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