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建站知识 > 标志设计
机器易懂,动作难行;逻辑易解,情绪难测
标签:标志设计
发表日期:2019-06-11 13:17:47     文章编辑:admin     浏览次数:5

在查尔斯·斯特罗斯(Charles Stross)的科幻小说《终端渐速》(Accelerando) [4] 里,男主角曼弗雷德·麦克思(Manfred Macx)对他新买的行李箱说:“跟我来。”果然,他的行李箱就来了,“他的新行李箱转动滚轮跟在他的脚后跟后面”随着他转身走开。我们之中有很多人是看着科幻小说、电影、电视里的机器人和脑部发达的生物长大的,那些机器都能力超强,有些比较笨拙[如《星球大战》(Star Wars)的C-3PO],有些无所不知(如《2001太空漫游》的HAL),有些就像人一样[如电影《刀锋战士》(Blade Runner)里面的男主角瑞克·迪卡(Rick Deckard),不知道他是人类还是人类的复制品]。然而,现实与幻想还是差了一大截:21世纪的机器人还不能与人类做任何有意义的沟通;实际上,它们几乎不能像人一样行走,操控现实世界中的真实物品的能力也极为有限。因此,大部分的智能设备——尤其是家居设备,需要低成本、高可靠性和易用性——只能集中于普通单调的工作,像煮咖啡、洗衣、洗碗、开关灯、调节冷暖气、吸尘、擦地和除草等。

如果要做的事很具体而且环境可控,那么智能设备确实能完成合理的、多种多样的工作。它们可以感测温度和湿度,分析水、衣物或食物的数量,依此判断衣服是否烘干,食品是否煮熟。最新型的洗衣机甚至能判断要洗衣服的质料,洗衣量有多大,衣服有多脏,然后根据这些信息自动设置洗衣方式。

只要地面平滑且没有障碍,自动吸尘器和拖布都能作用得相当好。然而,斯特罗斯的小说《终端渐速》里面跟着主人跑的行李箱,仍然在我们制造机器的能力范围之外。话虽如此,这应该是机器可以做到的,因为它并不需要与人做真正的沟通——没有沟通,就没有安全顾虑,只要跟着走。万一有人想偷这个自己会走的行李箱怎么办?发现这种企图,就可以让它大声呼叫!斯特罗斯告诉我们,行李箱已经熟知主人的“密码和显性的指纹”,因此,小偷也许能把它偷走,但却不能打开它。

可是,行李箱真的能在拥挤的街道夺路而出吗?人类拥有双脚,能很好地跨过或避开阻碍物,能上下楼梯和迈过台阶。有轮子的行李箱像是一个残障的物件,碰到十字路口时,需要寻找残障专用道;在建筑物内运行时,则需要坡道或电梯。使用轮椅的人都经常碰到不便,更不用说有轮子的行李箱,一定会遇到更大的挫折。而且除了路肩、台阶之外,在繁杂的都市交通里行进很可能让其视觉系统失效。作为无腿脚的设备,它要追踪主人,避免障碍物,找寻通路,同时又得避免与汽车、自行车和路人相撞,其能力一定会大打折扣。

有趣的是,对人和机器而言,什么事容易做、什么事不容易做大为不同。过去认为,思考是唯有人类才能够达到的顶峰,而现在机器在这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尤其当那些需要逻辑和注意细节的思考时。对人类来说,站立、走动、跳跃和回避障碍物等行为动作相当容易,但对机器而言就相当困难。在人和动物的行为里,情绪扮演着重要角色,帮助我们判断好坏、安全或危险,同时也是人们之间强有力的通讯方式,表达感觉、想法、反应和意愿等。机器的情绪表达仍然很简单。

尽管有这些限制,很多科学家仍努力于创造能与人有效沟通的机器的伟大梦想。科学研究者的本性就是乐观主义者,相信自己在做世界上最重要的事,而且,很快就会有重要突破。结果产生了一大堆新闻报道,如下面这些。

研究者声称机器人不久即将为人类做很多事,从照顾小孩到为老年人开车…… [5]

周六,国内顶尖的机器人专家在此举行美国科学促进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年会,发表他们的最新研究,畅谈未来机器人的盛行……

你的未来可能包括:一只会拥抱的泰迪熊,还能教你的孩子们法文或西班牙文;当你打瞌睡、吃东西或准备讲演稿时,能自动驾驶汽车载你去上班;一只像吉娃娃大小的玩具恐龙会知道你是否喜爱拥抱它、同它玩耍或将其丢在一边;电脑能移动其屏幕来帮助调整你的坐姿,或配合你的工作与心情;派对机器人会在门口招呼你的来宾,万一你忘了客人的名字,还能为你提醒,并且用音乐、笑话和小吃来招待他们。很多学术会议讨论“智慧型环境”(smart environments)的发展成果。以下是我收到的众多邀请函之一:

“感性的智慧型环境座谈会” [6] ,英国纽卡索(Newcastle Upon Tyne)

环境智慧是一个新兴、热门的研究领域,其目的在于创设“智能”的环境,对现场的人或行为保持专注,做出适当和主动的反应,以便服务此环境中的人,满足他们的要求或潜在需求。

环境智慧正逐步影响到我们的日常生活:电脑已经被集成于很多日常用品,像电视机、厨房电器、中央空调系统等,而且不久的将来,它们都会互相联网……生物感应方法会让这些设备觉察到使用者就在附近,了解他们的状况,知道他们的需求和目的,改善他们的日常生活条件,提供真正的福祉。

你能信赖知道什么是对你最好的房子吗?你愿意厨房告诉体重计,或者通知马桶做个自动的尿检分析,然后把结果发送给自己的医疗顾问吗?不管如何,厨房真正知道你吃了些什么吗?如何知道你从冰箱拿出来的奶油、鸡蛋和乳脂是你自己要吃的,而不是给其他家人或是客人准备的,或者是只是带到学校做方案?虽然直到最近才能做到追踪一个人的饮食习惯,现今我们几乎能在任何东西上粘贴上微小的、不易看到的标签:服装、产品、食品,甚至人和宠物,因而任何人或物都能加以追踪。这种标签被称为“无线射频识别标签”(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 Tag,RFID),当有讯号发给RFID标签,查询行业、识别号码和任何有关这个人或物可以分享的资讯时,RFID就能够巧妙地从此讯号中获得电能,从而不需要电池。当屋内所有食物都贴上这种标签后,房子就知晓你食用了什么食品。RFID标签,加上视频摄影机、麦克风和其他的感应器在一起工作,就会发出:“多吃花椰菜”“奶油用完了”“要进行锻炼”等信号,真是唠叨的厨房?这还只是开始。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研究室 [7] (MIT Media Lab)的一组研究者提出了一个问题:“假如家用电器了解你的需求会如何?”他们建了一间处处都有感应器的厨房,用电视摄影机和地板上的压力计来判断人的位置。关于这个系统的聪明,他们讲“当一个人用了冰箱,然后站在微波炉之前,他/她就很可能在解冻食品。”他们称这个系统为“厨房通” [8] (KitchenSense),并说明如下:

“厨房通”是一个充满感应器、连通网络的厨房研究平台。它用“通识”(CommonSense)的推论方法来简化控制界面和增强互动。此系统的感应网络试着去诠释人的意向,然后以失效弱化(即使功能失效,也不会伤及安全)的方式,支持安全、有效和优雅地运作。根据从感应器得来的数据,加上日常事物的知识,一个中央控制的“开放式系统”(OpenMind system)就能开发出将不同电器互相链接分享的体系。

如果有人使用冰箱,然后走向微波炉,那么“他很可能要解冻食品。”在科学用语上,“很可能”其实是“猜测”的意思。当然,这是一个符合逻辑的猜测,但仍然只是一个猜测。这个例子说明了一点:这个“系统”,带有电脑的厨房,它什么都不知道。它只是在猜测——根据设计者的观察和感受而做出统计学上的估计。这些电脑系统仍然不知道使用者心里在想些什么。

平心而论,统计上的规律自有其价值。在上面这个例子中,厨房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进一步来说,厨房准备好要行动,在工作台上显示出预测的一些可能的活动。如果碰巧系统提供的选择正是你想要做的,你只要按下按键,同意就好。如果系统没有预测到你心里想的,那么不理它就好了——如果你不在乎那个在工作台、墙壁、地板上随时显示建议的房子。

此系统使用“通识”[CommonSense,如果与英文的“常识”(Common Sense)混淆,那是故意的],就像“通识”不是个真正的词语,厨房实际上也不具备常识。设计者输入多少有关常识的电脑程序,它就具有多少常识。那种常识不会太多,因而这种系统其实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

但是,你想做某事,而你的房子认为那样不好,甚至错误呢?“不行,”房子会说,“那样做饭不对。如果你硬要这样做,我可不负责任。看这里,食谱怎么写,看见了吗?不要让我说‘我早就跟你说过。’”这情节有点像史蒂芬·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导演的电影《关键报告》 [9] (Minority Report)的味道。这部电影根据伟大的预言家飞利浦·K·迪克(Philip K.Dick)的同名短篇小说拍摄而成。片中主角约翰·安德顿(John Anderton)为了逃离警方追捕,穿越人潮拥挤的商场。广告牌认出了他,叫他的名字,以他专属的特价折扣引诱他购买衣物。一则汽车广告喊到,“安德顿先生,这不仅是一部车,这是一种享受,慰藉你疲惫的心灵。”一个旅游广告引诱他说:“安德顿先生,想放松吗?想度假吗?到阿鲁巴岛(Aruba)来吧!”嘿,广告牌,他正在从警察手里逃亡,怎么可能停下来逛逛商场,买些衣服。

《关键报告》是虚构的,可是电影里面描述的科技是经由睿智又有想象力的专家设计出来的,他们非常小心地仅仅展示那些看起来可行的科技和动作。影片中那些活跃的广告牌已经很快就要变成现实了,有些大都会的广告牌能够经由宝马的Mini Cooper车主携带的RFID标签认出车主,Mini Cooper的广告牌热情洋溢,会显示出每个车主事先自行选用的字句。然而这种做法一旦开始,何处是终点?如今,广告牌需要用户携带RFID标签,但这只是权宜之计。研究者已经在努力工作,使用摄像机检视人群和汽车,根据人们走路的步态、脸部特征或车子的年代、车型、颜色和车牌来辨认。伦敦市就是用这种方法追踪进入市区的车辆。安全部门希望用这种方法追踪可疑的恐怖分子。同时,广告公司也用这种方法锁定潜在客户。商场的广告牌会不会给经常光顾的客人特价折扣?饭店里给你的菜单列的都是你喜爱的菜品?这种技术首先出现于科幻小说,后来出现于电影,现在出现于大都会的街道上。在离你最近的商场寻找一下它们。其实不用你去找,它们会找到你。

关于我们
易神州网络领先的高端设计品牌,提供互联网基础服务与数字营销产品解决方案专家,12年丰富的品牌策划、品牌营销、品牌公关经验。我们擅长于系统化解决企业品牌在互联网上的统一性传播,以及企业品牌在互联网产品上的应用。我们可以协助您通过在线品牌的塑造,建立长久的企业价值。
联系我们
010-51290809
周一至周六9:00-18:00
全方位的营销咨询   精准的解决方案
地址:北京朝阳区光华路4号东方梅地中心C座16层
关注公众号